冷凍配送▶▷

關於部落格
*垃圾堆積處

  • 47310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伽利略]理科生的浪漫-下 (湯X薰)

  在貝塚車站附近某間酒吧內,店內放著古典的爵士音樂,鵝黃色的燈光從吧台上方灑下,讓室內保有一絲光線卻又不會刺眼,湯川就坐在吧台前玩弄著酒杯裡的冰塊,等著和他約定的某位同窗好友,絲毫沒有察覺周圍女性的熱切眼神。
 
  「抱歉抱歉,讓你久等了。」剛進店裡就感覺得到店內女性的視線幾乎都集中在某處,一眼就找得到目標。「剛才要出署裡時耽擱了一下。一杯馬丁,謝謝。」草薙說完就坐到湯川旁邊的椅子上。將稍微將脖子上束縛的領帶稍微鬆開一點,並向吧台內的服務人員點了一杯調酒。
 
  「不會,我也剛到不久。」湯川只是淺淺的微笑回應,並小酌了一口。「那麼今天突然邀約來這有什麼事嗎?」湯川很快的就進入正題。
 
  「阿......也沒什麼啦,只是很久沒看到老朋友,而且也想跟你道歉,不好意思把麻煩丟給你。」
 
  「恩,她的確是個麻煩。」經草薙一提起,就想到那位來接替內海性格過於高傲的年輕女性。「而且把她丟給我,我也沒辦法改變她什麼。」
 
  「哈哈,抱歉啦,那孩子的確在性格上有點......問題,不過內海可是說了,她相信湯川你會有辦法改變她的。」
 
  聽到熟悉的名字,湯川拿著酒杯的手頓了一下,接著開口:「......為什麼?」
 
  「嗯?」拿起調製好的酒,高細的三角杯內裝著清澈的白酒,以琴酒和苦艾酒做混搭,上頭還放了用劍插插起的小橄欖,正準備品嘗時剛好聽到湯川的疑問。
 
  「你說為什麼可以改變她嗎?我也有問,結果內海只有跟我說是......」草薙看著湯川慢慢回想當天的對話。
 
  「「警察的直覺。」」
 
  呼地,兩人異口同聲的說出了相同的台詞,不禁莞爾一笑,也讓人想起昨天剛離開的某位熱血女警。草薙接著開口:「而且一年的時間很快的,這之間會發生什麼事我們也都不清楚,我也相信那孩子跟你相處後一定會有改變的。」之後他們倆什麼也沒說,只是喝著杯裡的酒,聽著店內撥放的爵士樂,慵懶抒情的薩克斯風和外國女性歌手低沉的嗓聲回蕩在這狹小的空間內。
 
※※※
 
  「對了,你不是曾問過我內海的生日嗎?那是要做什麼?」草薙像想起什麼突然轉向湯川問了這件事。當初再他告訴湯川內海要被調去美國的事,過幾天就打電話問他內海生日,當時因為有其他案件要處理加上安排岸谷接替內海的事,找不到時間詢問湯川,剛好趁此機會來詢問。
               
  「只是送餞別禮物給她而已。」湯川平靜的回答,並將手上空掉的酒杯交給吧台人員再添一杯。
 
  「嘿~真難得,你送了她什麼?」想不到平常對人與人之間的交際不太在意的湯川竟然還特地送了內海餞別禮物,使得草薙好奇心被挑起。
 
  「鍺。」接過重新裝填的酒杯,並嚐了一口。〝恩,好喝。〞湯川很喜歡這間酒吧的波本加檸檬汁的混酒,每次來幾乎都點幾杯來喝。
 
  「咳!!!咳咳.............,你說......你送什麼?」草薙忍住差點把嘴裡的酒噴出的衝動,剛剛好像從隔壁的這位人士口中說出了絕對擠不進《10大女性最想收到的禮物排行》裡的單詞。
 
  「鍺,碳元素的一種,鍺是一種重要的半導體材料,用於製造電晶體及各種電子裝置。主要的終端應用為
光纖系統與紅外線光學,也用於聚合反應的催化劑,電子……。」
 
  「等、等等等等,我換個問題,你怎麼會想到送內海這個東西?」〝怎麼想都跟他問生日扯不上關係吧!〞草薙連忙阻止湯川講出宛如外星語言一般關於他口中的〝鍺〞的介紹,馬上換了方式來問,並忍不住在心裡吐嘈。
 
  「因為誕生石。」被草薙打斷的湯川只是稍微挑了挑眉,但沒多說什麼,照實回答了下個問題。
 
  「蛤?」草薙還是一臉疑惑的看著湯川。
 
  湯川看著草薙疑惑的神情接下去說:「......最近在學生們之間很流行的話題,聽說送相應生日的石頭就會帶來好運。」雖然湯川不太注意這種事情,不過因課堂上學生多為女性,而且研究室的女學生們有時也會偷偷討論,畢竟還是女孩子,多少都會有興趣。
 
  「阿阿......原來如此。」誕生石的事草薙大概清楚,就算過了六年,他還是很受局裡女性警察歡迎,所以多少也是略有所聞。「不過,你說的鍺和她們所討論的誕生石是不同的東西不是嗎?」印象中誕生石是用不同的珠寶對應不同的月份,而不是像湯川所說的金屬。
 
  「當然,這兩種是完全不同的東西。我問過栗林先生『送女性什麼禮物對方會比較高興?』......」那位萬年助教雖然一開始被湯川這問題嚇到,還一直認為湯川的身體可能哪裡不舒服,知道教授沒任何不舒服後,馬上略顯驕傲的說:『是鑽石吧。女人都喜歡這種昂貴又漂亮的飾品,聽我的就沒有錯,只要小小一顆就能讓他們心花怒放。』
 
  「......很湊巧的鍺的結晶構造是鑽石結晶,而且它的元素號是32。」
 
  「所以你就對應到內海的生日32日上,送給她這份禮物了?沒有多想什麼?」草薙自動替湯川接下去講。而湯川只是微笑的喝了一口酒沒有多說。
 
  「哈哈,哈哈哈,這份禮物真是......太有驚喜感了。」光聽湯川這樣講,就可以想像得到內海當下收到這份禮物時的表情。不虧是怪人伽利略,連餞別禮物都可以這麼的與眾不同,真是辛苦可憐的內海了,心裡默默的為她默哀。
 
  笑夠後,草薙慢慢冷靜下來緩緩開口:「湯川,說真的,你對內海到底是什麼感覺?」每每看到他們一起行動就會覺得這兩人之間的默契是說不出來的合,雖然偶爾會爭執,但還是完美的破案。六年前聖誕節過後兩人間的關係明顯有改變,但是依舊隔著某段距離沒有跨越。
 
  「感覺?怎麼突然這樣問?」現在換湯川疑惑的看著草薙,不懂對方怎麼突然問了這個問題。
 
  「恩......有點擔心吧。」草薙只是笑笑的把玩著手裡的空酒杯。總是沒有任何進展,讓他們這些關愛團隊也很頭疼吶。
 
  「那是......」當湯川要回答時,突然草薙放在桌上的手機響起,草薙連忙接起。
 
  「喂,我是草薙。是、是,我知道了,我馬上趕過去,先保持現場不要讓閒雜人等進去。」說完立刻掛掉手機,並拿起放在一旁的西裝外套穿上。「抱歉,突然有案件發生我要趕過去處理,這裡我先......
 
  「我來付就好了,我會再待一會兒。」當草薙要拿出錢包時,湯川適時的阻止他。
 
  「阿阿,抱歉啦,那下次碰面再由我請吧!」草薙無奈的笑著向湯川抱歉,臨走前語重心長的跟湯川說:「就像我剛才說的,一年的時間很快,會發生什麼我們也不清楚。你也老大不小了,該把握的就要好好把握住,這是身為你好友的薦言。好啦,我真的該走了,下次再找時間見面吧,保重!」看了手錶驚呼一聲,草薙連忙道別並急忙離開。
 
  走出門外後,草薙再路邊攔了一輛計程車,趕往出事地點。〝唉,搞什麼,差點就可以套到話了。〞草薙坐在車上無奈的搔了搔頭,邊拿起手機看著上午城之內傳來的訊息。禮物的事他早就已經知道,只是想套話看是否別有用心,還沒成功就發生事件。唉,明星警探真難當,感嘆的將訊息打好回傳,司機也剛好開到現場附近,〝先專心工作吧。〞將手機收起,快步走過封鎖線,開始展開下一個謎團。
 
※※※
 
  看著草薙匆忙的走出店內,回過頭湯川只是盯著杯裡的冰塊並用手指向下輕壓其中一顆,讓冰塊因受到壓力相互擠壓造成滾動,冰塊的滾動和玻璃杯接觸產生清脆的聲響。他邊持續作這動作邊回想草薙的話─『對內海的感覺』。
 
  他從沒仔細思考這個問題,去探討感情的事情是最費心又不會得到解答的事。雖然也曾聽過學生們偷偷再討論他是否和內海再交往,但馬上被栗林打斷,要他們不要討論無聊的問題,接著便投入下一場實驗
 
  『不知道。』再一次被問起,湯川腦袋只得出這三個字的答案。他不喜歡示弱;不喜歡過於感性的事情或問題,所以也曾被戲稱是無感情的實驗機器,他絕得無所謂,因為他喜歡在公式和實驗之間探就未知領域的可能性。可自從認識那位熱血刑警很多事情便開始改變,會稍微為他人擔心、著想,許多未知的情緒都因那位女警而開始出現。所以已經習慣她常出現在實驗室的身影;習慣她的笑聲和習慣她離去後實驗室內淡淡的香水味,就這樣漸漸的習慣了對方的存在,或許這就是他沒去思考這問題的原因。
 
  送禮物給她那天,他不是沒有聽到她的小聲抱怨。感情豐富的她,就算過了六年還是很難去掩飾她的心情,所有喜怒哀樂從臉上就可以一目了然。不是沒想過送比較適合女性的禮物,相應的誕生石項鍊或戒指之類的,但是......
 
  「現在還不行......。」她現在剛在人生重要的階段,無意義的干擾只會阻止她向前,這不是他想要的。湯川停止了擠壓冰塊的動作,喃喃自語道,並將酒杯拿起一飲而盡。將自己連同草薙的酒錢放在桌上交給吧台人員後,穿起掛在椅背上的大衣,走出了店門外。即使現在是春天,夜晚還是帶了點涼氣。湯川站在店門口前向天空上望了幾秒,吸了幾口春天微涼的空氣後,便跨步往車站的方向邁進。
 
  ───〝還有11個月又28天。〞
 
 往車站前進的同時,湯川心裡也不斷的盤念著。
 
 
───FIN───


後記:

打完了

呵呵呵,上班沒辦法畫畫就來打文了ww

唉唷,湯薰真的....日劇第一次讓我有這麼怨念衝動的來打文
第二季大家都很怨念
可是第二集看下來我相信教授和岸谷是沒有任何愛情要素的
雖然近距離接觸的時候讓我有點惱怒^q^

嘛....應該還是會看下去啦,希望之後的謎可以更精彩
第二集我看到快睡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