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凍配送▶▷

關於部落格
*垃圾堆積處

  • 47310

    累積人氣

  • 3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伽利略]唯一/Only (湯薰)

 短篇【Only】湯薰
 
  喀、喀、喀......。在傍晚帝都大學13號研究室的走廊上響起了低高跟行走的聲音。有著明確的目的地,從一進校門便毫無猶豫的往理科部的研究室走去。
 
※※※
 
  內海現在站在熟悉的大門前,門旁掛著13號研究室,負責人『湯川學 副教授』的牌子,深吸了一口氣,慣例性的敲了敲大門,「湯川老師,你在嗎?」,一秒、兩秒過去,還是未有回應傳出,她便悄悄將大門打開,室內被明亮的日光燈照耀著,但是熟悉的白袍身影並不在裡面。
 
  「奇怪,老師去哪了......?」雖然疑惑著但還是踏進了實驗室裡,並將門在輕輕關起。再門口處猶豫了幾秒後,慢慢走下鐵梯,一如往常的大桌子,上面還放著一些實驗器材,大桌子對面的黑板上寫著一大片繁複的算術公式;而窗戶邊的小桌台上,陶瓷的熱水瓶正在瓦斯爐上頭燒著,證明著這個空間的主人還會回來的跡象。
 
  這裡的一切一切在六年的期間已經不知道看過多少遍,一想到之後有一年的時間不會到這來就有種感傷的感覺。她就這樣再空間不大的實驗室內走動,手輕輕的觸摸著這裡的物品,希望可以藉由這樣讓印象更深刻。〝喀......。〞突然從後頭的鐵梯那傳來聲音,內海嚇一跳的回過頭去,就看見穿著熟悉的白袍,屬於這空間的主人─湯川 學,正從加蓋的高台鐵梯上走下來。
 
  「老......老師,你再怎麼不出聲?」緊張的看著對方慢慢的走下來,心中暗自祈禱對方沒看到她剛剛奇怪的舉動。
 
  「今天探查完現場後就回來這批改學生的作業,剛剛在後面休息。倒是妳,怎麼會突然來這裡?」看著對方緊張的神情他大概知道她在想什麼,其實從她走下理科部的樓梯開始,就聽得到這六年來不間斷的,低高跟鞋和站定位後會先敲兩次門板在開口詢問的聲音。
 
  對於她的出現說實在話有點小驚訝,還以為從她介紹交接新人後就不會再出現在實驗室這裡,還未來得及回應,她已經開門進來了。
 
  〝這女人怎麼過了六年這點還是一樣。〞無奈的看著內海自行開門進來,湯川在上頭不動聲色的看著對方輕輕的將門關上。整個實驗室空間不大,他就這樣看著內海在下方漫步走動,從上方很難看清對方的表情,但從動作上可以感受出對方像是想透過雙眼紀錄著什麼,餘暉的夕陽照映在她身上更增添了股淡淡的惆悵。
 
  湯川眉頭微皺,隨即拿起掛在椅子上的實驗袍穿上便直接走下樓梯,此舉也將剛剛圍繞在內海身上的惆悵驅離,彷彿一開始就不存在似的。

  「恩......已經習慣這時間過來這裡,一時之間很難改掉了,哈哈。」聽到湯川的提問內海不好意思的搔著頭笑著回答。
 
  聽完後,湯川只是看著她,隨即轉過身去將瓦斯爐的火關掉。看到湯川的動作,內海馬上說:「老師要泡咖啡嗎?我也要一杯,麻煩你了。」說完就將掛在肩上沉重的側背包放在桌上,並坐在椅子上等待,將頭枕在包包上安靜的看著對方泡咖啡的一舉一動。
 
  只見湯川熟練的從旁邊的瀝架上拿起雙方的馬克杯擺放好,舀進固定匙數的即溶咖啡粉,並將燒滾的熱水倒入杯裡,咖啡粉很快便和熱水混合在一起,室內開始飄散著淡淡的咖啡香。
 
  將咖啡粉和熱水攪拌混合的更均勻後就轉過身去將屬於內海的那咖啡色馬克杯遞過去,自己則拿著常用的黑色馬克杯走到黑板旁下方的辦公桌,批改學生們的論文,雖然才剛開學不久但研究生們的作業量可不輕。
 
※※※
 
  「謝謝。」接過湯川遞過來的杯子後內海說了聲謝謝,輕輕對著杯子裡吹幾口氣,企圖讓咖啡的溫度更快速的下降。稍微喝了幾口後,便呼了一口氣,「哈......終於可以稍微放鬆了。」她將馬克杯放桌上,接著便開口說:「老師今天和岸谷小姐合作還順利嗎?」邊說邊從包包裡拿出了一本書,書名叫做《你也可以說一口流利的英文》,和一些關於澳拉荷馬洲的相關資料,並拿出常用的原子筆,在上頭畫出重點。
 
  聽到內海的問題,湯川抬頭,沒有立即回答,只拿起馬克杯輕啜了一口咖啡後說:「沒有什麼特別的,不過栗林先生好像對她有點感冒。」回到實驗室後,剛好碰到栗林還再收拾實驗器材,一進門就聽到他不斷的碎碎唸,對於岸谷剛見面時的態度顯然不是很開心。
 
  「哈哈......也是啦......。」聽到湯川的回答,內海停頓了一下,並想起那位剛上任的年輕女警,因一流學府畢業,態度明顯的過於高傲和自信。如果不是草薙前輩推薦,她也很難去相信岸谷竟是草薙前輩的學妹,雖然了解岸谷本性並不壞,但從她漸漸將手頭的任務轉交給岸谷後,以往一起搭檔的太田川也常跟她抱怨過岸谷的事,『好險草薙前輩沒有變成這樣!』內海心中暗自慶幸。
 
  「所以呢?妳這時間過來就是為了問這件事嗎?」湯川將雙手交扣,看著坐在對面的內海問到。
 
  「欸?也不算完全是啦。只是......稍微有點擔心」停止動作,內海慢慢的將手上的原子筆放下,接著說:      「畢竟這是我在北貝塚署最後的案件,所以希望可以在我離開前順利破案。」語氣帶點落寞和嘆息,湯川當然也聽得出來這句話的涵義。他沒有多說什麼,只是稍微點了點頭便繼續批改學生們的報告;內海也繼續看關於任職的資料,實驗室裡只剩下打鍵盤的聲響和原子筆在紙面上書寫的沙沙聲。

※※※
 
  不知過了多久,內海停下筆,坐在椅子上伸了伸懶腰,活動一下筋骨,並順手拿起放在一旁的咖啡色馬克杯,喝著咖啡稍做休息,視線緩緩看向對面認真批改學生們作業的湯川。一直以來都是這樣,每次來到實驗室內海會習慣坐在這個位置,偶爾會帶著工作上得資料來這裡查看,或者是單純的拿點心過來這慰勞大家,不管什麼時候,湯川總是會為她泡一杯咖啡,用那只從初遇到現在便一直使用的咖啡色馬克杯。〝去美國後就沒辦法用到了吧。〞內海輕輕的嘆了一口氣,並看著手上的杯子發愣。
 
  突然從側包裡傳出了手機的聲響,打斷了研究室裡的寧靜,湯川停住動作抬起頭看著側包的主人,內海連忙掀開包包將手機接起:「喂,我是內海。」接聽後只看到內海的神色漸漸變得驚慌,語氣也忍不住上揚。
 
  「咦!!!什麼?你們今天要來找我,不會太晚嗎?已經到車站了?怎麼不事先通知!!!等等我去車站接你們。」說完便掛斷了電話。
 
  「老師抱歉,我家人說要來幫我祝賀送行,所以我現在要去接他們。」內海匆匆的將放置在桌面上的資料收好,放進側包裡,拿起外套準備離開。「然後關於這次的案件我也會稍做幫忙,目前有找到一些可疑的地方,我再跟岸谷小姐講請她調查,那麼......」握住門把,內海深吸一口氣,回頭笑著說:「下次再見了,老師!」「嗯。」湯川簡短的回答,聽到湯川的回答,內海也只是笑笑的揮揮手,接著便將門關上離開了。
 
※※※
 
  內海一走,研究室又瞬間陷入了寧靜,只剩下時鐘的滴答聲。湯川就坐在原本的座位上,看著內海之前的位置,桌面上還放著來不及收拾的馬克杯,湯川的表情一如既往的看不出任何情緒,不過他也沒繼續回頭批改學生的作業,只是稍微用右手食指在桌面敲了幾下,看一下時鐘,便拿起自己和內海的馬克杯去清洗台沖洗。沖洗乾淨後依平常習慣將杯子放回瀝盤上,再看到手上的咖啡色馬克杯時猶豫了一下,將馬克杯放在一旁的擦拭布上,從下方廚櫃拿出乾淨的布,再拿起杯子擦乾。
 
  當湯川回過神來,他已經將杯子擦乾套上防撞的氣泡袋,並安穩的放入當初的包裝盒裡。看著手上已經包裝妥當的杯子,湯川只是拿著它坐回辦公桌的座位上。儘管是再無意識的情況下將杯子放入進去,但也不見湯川有意將杯子重新拿出來的動作,他就這樣盯著盒子看。腦海裡浮現出方才內海看著杯子嘆氣發愣的身影,就跟傍晚時出現在研究室的她,每個動作和表情就好像她再也不會出現在這邊一樣。
 
  令人煩躁!
 
  將辦公桌下層的抽屜拉開,那裡一般都放置著各實驗的報告書,湯川將那堆報告書稍做整理後,便把盒子放置在裡層。放妥後,他抬頭看了一眼牆上的時鐘,稍微巡視了研究室的電器設備是否確實關閉後,湯川走到衣架前將身上的實驗白袍換下,拿起架上的西裝外套穿上,準備離開。
 
  馬克杯就這樣被湯川放置在抽屜的裡層,等待著一年後這研究間的另一個夥伴以及這馬克杯的主人再次回來。
 
 
END
 
 後記
真的是...隔了很久才又打了一篇出來(艸
因為我太在意咖啡杯的形蹤了XDDD
恩裡面有些實驗室的情景可能打得不正確
我其實不太知道多架高的地方如果沒刻意走去那邊,那邊有人開門會看到嗎?
在打文時一直很糾結!!!!!但是我想讓33看到内海的背影阿阿阿

最後只好無視技大开,哈哈
所以裡面的一些BUG還请大家見諒(艸

會在開新篇就跟一樓時講的,畢竟兩篇是不同的性質
這邊大概拿来不定时更新一些小短篇
因為我没有寫長篇的腦袋XD

希望這次的短篇大家會喜歡/////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