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冷凍配送▶▷
關於部落格
*垃圾堆積處

  • 47893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6

    追蹤人氣

*TW小說─Endless Eventide【一】(無止盡的黃昏)

          黃昏的太陽給人溫暖的感覺 不會太刺眼 也不會太涼
          
          記得小時後心情不好最喜歡待在閣樓看著遠方橘黃的太陽
          
          總是會有人找到我陪我一起看
          
          但現在也不能了,從那天開始我就知道這夢想不可能在實現了....
          
          能在找到嗎?能陪我一起欣賞的人...
 
---那維克---

  徐徐的海風,清爽的在這海港城市吹過,帶給大家涼爽的感覺。但是......前提是你旁邊沒討厭鬼時。

  「喂!伊斯萍,你在摩蹭什麼啊?」一句叫喊聲讓正在港口吹風的人回過頭來
 
  「死眼鏡仔,那麼急要死喔!」伊斯萍回罵那個打擾他悠閒的人。

  「你說什麼?死人妖。我現在心情很不爽,少惹我。」被罵回來的人,不客氣的反擊回去。
 
  「喂!麥克斯明,你需要罵那麼難聽嗎?」伊斯萍生氣的從地上爬起,臉頰因生氣而顯得紅撲撲的,一雙明亮的黑眼直視著麥克斯明。麥克斯明不自在的別過頭去。

  「少廢話,有任務了,快點!」說完就轉身離開。拍拍身上的灰塵,快歩走向他「不錯啊!有任務耶,前幾天沒任務時你不是抱怨連連嗎?」走到他旁邊後,還不忘消遣他一下。

  「是沒錯啦,欸...不是啊,作白工耶。這麼久沒接任務竟然是做白工,不氣人嗎!」

  「那你氣死好了,我是無所謂。」不理會他的抱怨,只拋下這句話她就繼續往前走。他們就這樣邊走邊吵,直到進了藍鯨酒館。

--藍鯨酒館--

  「算了,不理你了。我去問老闆問題,不要趁機作亂,小子!」麥克斯明拍拍她的頭,就走到吧台去了。

  「不要叫我小子,跟你說過幾遍了。」伊斯萍邊罵邊調整被他用亂的帽子,再找個位子坐下,等麥克斯明的消息。眼睛自然的往門口看去,他看到了一個令他熟悉的身影...皇兄!!??

*******

  「老闆,給我一杯葡萄酒。」點了一杯酒,就在吧檯坐了下來。「來了。小哥,那是你女友嗎?」老闆瞄向伊斯萍在看看麥克斯明。

  「噗──你...你在說什麼啊?他...他是男的耶,我沒那種興趣好不好。」他紅著臉大喊回去。『老闆在想什麼啊!?真是。』

  「咦!是嗎?他是男的?可是...長得不像啊。」老闆疑惑的看著伊斯萍。「唉!老闆你該去配副眼鏡了。」麥克斯明無奈的搖搖頭,又說「頭目不是有在你這放一封信嗎,拿來吧。」說完就伸出手去。

  老闆瞄了他一眼,不悦的說「你們頭目說要等另一組搭檔過來才可以。」說完就去忙他的。

  「另一組搭檔......!?不會是〝他們〞吧!」不會的,應該不會是他們,可是為什麼我有一種不安的感覺。

  「嘿~麥克斯明,好久不見。」從店門口傳來一陣雄厚的男聲,麥克斯明差點沒從椅子上摔下來。『嗚...預感成真了T.T』循著聲音的方向望去,看見一個紅色頭髮、金色眼睛的男生和一個帶著紫色髮帶、銀色頭髮的女生。

  「嗨!希陪林,你今天是不是跑錯酒店啦!木蘭花在更前面。」麥克斯明皮笑肉不笑的回答道。
 
  「呵呵呵...麥克斯明,你還是這麼幽默啊!」不理會他的冷朝熱諷,馬上反擊了回去。
 
  「哼!好啦,老闆。現在〝他們〞來啦,可以給了吧?!」麥克斯明不耐煩的問著。「等一下,我找找。」「啊~~~那給我一杯熱酒好了,我們去找位子坐,等一下請你送來喔,老闆。」說完希培林就往店內走去,「欸...麥克斯明,我們的位子呢?」「這邊啦!」不耐煩的帶著他們走往伊絲萍的方向...

*******

  皇兄?!伊斯萍內心澎湃著,一直盯著那紅色頭髮的男生,不...不可能...早在幾年前皇兄他就...就...不,我不承認。他沒辦法在想下去,只知現在的心很亂...很亂...

  直到麥克斯明帶領希培林他們出現為止...

  「喂!伊斯萍。」「蛤?怎麼了?呃...這位是...?!」突然聽到有人在叫他,嚇了一跳,一抬頭就看到那酷似他日日夜夜都在思念的人...

  「我叫希培林,希培林 武,叫我希培林就可以了。而我旁邊這位是...」指了一下旁邊銀色頭髮的女孩「她叫蕾依,請多指教。」希培林說完就展現出他那陽光十足的笑容。

  伊斯萍臉紅了一下說「呃...請...請多指教,我叫伊絲萍 查爾斯。」說完就伸出手去和他握手。

  「你就是麥克斯明的新夥伴啊~~~」希培林毫無顧忌的摸摸他的頭,「長得還真可愛。」

  「呃...謝...謝謝。」這種熟悉的感覺,讓人感到溫暖,就像皇兄一樣...思即此...眼淚不受控制,像斷了線的珍珠,一顆顆落下來。
  
  「呃...喂...你沒事吧!!」希培林驚慌的看著眼前這個清秀的男孩,輕輕的拍拍他的頭,柔聲的詢問著,「好點了嗎?」。
  
  伊斯萍趕緊把眼淚擦乾,趕緊坐回位置上,紅著臉說:「對...對不起...這麼失態。」希培林只是笑笑的,也坐回椅子上。

  麥克斯明不悦的看著兩人的互動,『什麼嘛...那死人妖臉紅個什麼勁,還有希培林...才第一次見面就那麼親近...切,我在意他們幹麻,哼!反正又不關我的事。那菜鳥的僻好我才不想管呢。』撇過頭去不理他們,卻看見那叫蕾依的女孩一直盯著自己。

  「做...做什麼阿...」麥克斯明驚慌的看著她。而蕾依只是搖搖頭,沒說什麼。

 「...有時間盯著別人看,不會管管你夥伴阿。」麥克斯明語氣不太好的說道。不知是被一直盯著感到厭煩,或是因為其餘兩人剛剛互動模式。

 「他不是我夥伴...」麥克斯明愣住,心想:『不是夥伴那是什麼?』「是主僕...」蕾依像是看透他想法似的,一下就回答了他的問題。麥克斯明訝異的看著她,接著彼此就沒在說話,各自陷入沉默。
  
  『天阿...我竟然在第一次見面的人面前做了那麼丟臉的事...』伊絲萍摸著臉,不敢抬頭。
 
  『...希培林竟然有這嗜好...』麥克斯明還沒從娜雅的衝擊性衝言中恢復過來。

  『為什麼...他給我的感覺會那麼的熟悉呢...會跟我的記憶有關嗎?』希培林盯著伊斯萍看,苦惱的想著。

  『......』蕾依默默的看著希培林,她知道...他又為了他的"記憶"在煩惱。

  有別於其他桌的喧嘩,這一桌已經陷入低氣壓地帶。
  「喂!你們的信,還有熱酒。」酒館老闆適時的出現,打破了這低迷的沉沒。

  「謝謝。」希培林向老闆道謝,順手把信和熱酒接過。老闆只擺了一下手就回去忙他的了。

  「切...沒事搞那麼神秘幹麻,有任務在公會講就好了阿。」麥克斯明從希培林手上接過信,邊拆邊抱怨。

  「但是這次真的很奇怪...頭目竟然會搞得這麼隱密...應該是很重要的任務吧!!」希培林冷靜的分析道。
 
 「管他的,只要有錢領就好。」麥克斯明說著便把信攤開,開始唸了。

    〝混濁的河水,污染了聖地。鮮血色的紅,染上了山頭。大地...會有所行動。〞麥克斯明唸完信的內容,所有人都呈現呆滯狀態。 

 「這是...詩嗎?」伊斯萍第一個發問。 

 「不知道...」希培林反覆看了幾次,還是不懂其意思。「麥克斯明你知道嗎?」希培林轉向問麥克斯明。

 「...頭目什麼時候那麼詩情畫意了...」麥克斯明盯著這封信百思不得其解。希培林看到他在思考轉而問蕾依。「蕾依...?」蕾依也皺眉搖搖頭。

*******

  所有人想破頭就是想不出這是什麼意思。終於... 

 「阿阿~~煩死人了,先回去問貝克雷爾好了。」麥克斯明率先放棄。

 「恩...這樣想下去也真的不是辦法,還是回去問問看吧!!說不定貝克雷爾會知道些什麼。」伊斯萍點點頭表示同意。

  就這樣,他們決定先回灰之影問清楚。

  走出酒醉藍鯨,晴朗的艷陽,象徵著海港的榮耀、熱情。每個人臉上都帶著幸福的笑臉。
但,這樣的幸福可以持續到什麼時候.......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